是中止,不是終局

澳門民選議員蘇嘉豪因「暨大一億」遊行而被控「加重違令」罪,今日由立法會全體會議決定是否中止其職務,結果,32名議員以不記名方式進行表決,並以28票中止職務對4票不中止職務,令蘇嘉豪的議員職務馬上被中止。

對於此一結果,我完完全全沒有任何驚訝,這一點,相信對澳門立法會架構有認識、知道民主派聲音在裏面是何微弱的人都有同感;雖然如此,這絕不代表我同意這28位議員的判斷,不過談到中止職務這事,倒有一些想法希望跟大家分享。

是中止,不是終止
首先是想說明一下鋪天蓋地的「DQ論」。表決結果一出,隨即在不同通訊群組、Facebook分享和留言中看到一句「學曬香港嗰套,話DQ就DQ」。在此我必須再次澄清,蘇嘉豪議員目前只是被中止職務,等候法院重新排期審訊,然後上庭應訊,當審判結果出爐而蘇議員不幸被判處30日以上刑期,立法會才可開始就是否終止其職務進行表決,假如屆時結果與今次一樣,才是真正的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