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後,盡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

轉眼四年。

四年前的這刻,我在金鐘現場,不斷拍照、遊走,希望用眼睛、用鏡頭將眼前的一切記住,因為我知道,這個借來的場域是一生人一次;翌日早上,我走上了連接添馬公園與金鐘地鐵站的天橋,拍下了這條「人民誓必歸來 We’ll be back」的大直幡,一邊按下拍攝鍵的同時,也一邊跟自己說︰I will be back 。

結果四年過去,我當然也到過添馬公園、政總和金鐘不知多少遍,但我知道,那個「我」其實從來也沒有「歸來」過 — — 不在於我在這四年間參與過多少次遊行、喊過多少個口號和打過多少敗仗,也不在於我們面對時事、新聞時的究竟是憤怒、沮喪、無力和心死。我想說的,是我忘記了那個四年前的自己,直至看罷《傘上:遍地開花》,我似乎又隱約看到了那個自己。

用最真實的紀錄喚醒最單純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