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與舊的分水嶺? — — 由網劇《反黑》說起

記得曾經在網絡上看過,有人以十年為一個單位來歸納香港的電視劇發展:上世紀五十至六十年代是「萌芽發展」、七十至八十年代是「黃金時期」、而來到今世紀的首十年,就是「停步不前」,但有趣的是,我們當下的這個十年似乎是來到了反彈的關口,「守舊突破」。筆者認為,反彈的關鍵在於新媒體和社交媒體的盛行,而最近掀起一片熱潮的網劇《反黑》正是一個上佳例子。

2017年10月22日,《反黑》第一季三十集在一片呼歡下播完,而隨着結局「出街」後一天,製作單位將所有集數的連結全部收起,新一季內容未出現前,或許就是一個好時機,讓我們來反思這套叫好又叫座、點擊數字以億為單位的網絡劇集背後,究竟有何意義。

號稱百分百香港投資、百分百香港製造,斥資六千萬,集合眾多好戲之人,以八、九十年代香港皇家警察反黑組與黑社會之間鬥爭作為主線的《反黑》,一啟播已獲得驕人成績,這固然與此劇的製作認真、流露出的本土情懷、與盛行一時之古惑仔電影的扣連有關,但更重要的是它與互聯網完整結合而開拓的新局面。我認為,《反黑》之於香港電視劇文化,其實是扮演了一個分水嶺的角色,它分開的,正是舊派的電視台劇集與網上劇集。

自成媒體,直面受眾

新媒體時代,憑藉不同的平台及科技協助,人人都能擁有自己的媒體,能製作、發佈資訊。在這基礎下,《反黑》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自媒體,甚至比現有的媒體都做得更好,更全面。

《反黑》團隊擁有製作內容的能力,相信毋庸置疑:質方面,有坊間的一片讚好和熱議;量方面,就如導演宋本中所言,「單是儲存影片檔案都已經好幾TB(存儲單位)了」,但團隊在內容製作的高能力除了體現在劇集外,更表現在強大的宣傳及公關能力。因為除了YouTube及優酷這兩個播放平台外,團隊更善用自行管理的臉書專頁,將《反黑》由一套劇本進化成一個媒體。

那麼,《反黑》的官方專頁究竟做了些甚麼?廣義層面可歸納為發佈、宣傳和公關,但具體操作的話,就是在適當的時間發放資訊,以及筆者覺得最重要的 — — 與網民互動。《反黑》原定在10月底推出,但因主角之一的陳小春有份參與內地的真人騷節目《爸爸去哪兒》播映而令其人氣急升,創作團隊遂抓緊時間,提早推出劇集,此一機動性正好就與網絡生態的即時性相配合,加上開播前的貼文廣告,令網民在播放初期已經知道其存在,這種網上宣傳對依附於網上世界的劇集而言,確實是完全切中目標受眾的舉動;當劇集開始播放並引起媒體關注時,專頁又扮演了資訊集中地的角色,將線上線下所有討論帶回了專頁裏面,及至中後期,《反黑》的角色已全數出場時,專頁中更推出了自家製作的「專訪」,讓各演員現身說法,分享對角色的看法及心路歷程等,與劇中角色作跨界互動。最後,當然還有團隊在留言中與網民的互動,時而幽默、時而嚴肅,沒有與一般商業機構「小編」一樣凡事以客為尊,有血有肉的人性化面向反而令人更為讚賞。

由此,在內容製作、發佈到宣傳、公關,團隊憑着YouTube、臉書專頁等平台就能做到以往電視台能做的事,加之積極與觀眾互動,更是技勝一籌;而對社交媒體的善用,可算是新舊電視劇集的第一指標。

摒棄廣告、只靠分紅

而新舊電視劇的第二個指標,在於營利模式的不同;而這種不同,其實亦會引伸出相應的影響。

傳統電視劇由電視台內的固有班定製作而成,往往會透過出售劇集播放時段內的廣告時段、冠名贊助商或內容中加插廣告元素而賺取利益,如此一來,劇集既要照顧觀眾口味和感受,亦不可出現與贊助商、廣告商有利益衝突的元素,限制多多;加之受電檢法例規管,令創意發揮空間有限,內容難以突破,最後出現「今天的我抄襲昨天的我」、「天台燒烤跳起」式結局。相比之下,網劇主要倚靠投資者以及播放平台的點擊分紅作為兩大收入來源,賺錢能力無疑比傳統劇集遜色(《反黑》甚至沒有在播放期間插播廣告,估計收入會進一步受影響),卻可使創作人從侷促的魚缸轉到相對寬廣的溪澗,投資者依舊有可能會左右創作,但意見提出者的數目相應會大大減少,加之跳出電檢法例,可以作一些大膽、破格嘗試。

只是,就如《反黑》團隊在發佈結局連結前的公告所言,要將播放平台中的所有集數收起,表明「我們明白大家對此會感到不快,唯希望廣大觀眾能夠理解我們的苦心;只有這樣的安排,才可以支持我們團隊的營運,繼續去製作更多高質素的作品。」隨即傳出不少猜測,有說法是會提高影片質素,然後製作影碟;也有指是會調整好劇中的一些出錯位,然後重新上架,免費播放;亦有人提出會再開拍電影,用票房換鈔票。對此,筆者的看法是後兩者尚有可能殺出重圍,假如是變成影碟後出售的話,未免是找回昔日唱片工業的老路,況且,全部三十集的足本版至今仍可在網上找到,相信真的選擇出碟的話,一樣難敵網民的「分享」習慣,慘淡收場,所以要走一條新路,就要徹頭徹尾的「新到底」。

《反黑》以「4K超級網劇」自居,也確實做到了叫好叫座的佳績,算是為香港的網劇創作寫下重要一筆,也將網劇要如何與網絡結合的方法清楚呈現,能作為日後網劇的一個重要標準,只是在營利模式尚未有突破之前,相信仍需一番苦功,但無論如何,其先行者的位置早已奠定,不過究竟是乍現曇花抑或先行部隊?尚待時間驗證,而作為觀眾,筆者只有一個寄望,就是網劇要能汲取傳統劇集的教訓,不再因眾多緣由而自我設限,畢竟只有優質的創作,才能繼續令觀眾乖乖留在螢幕前 — — 網劇如此,電視劇也如是。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