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橋區之二】翅回憶

一年又到母親節,一樣的節日,一樣的消費資訊泛濫,稍稍不同的,是媒體上與母親節的相關報導,今年似乎來得特別兇狠,看得人有點麻木。

於我而言,母親節是與食相關的,不是因為我們一家每年都會食飯慶祝,而是某年的母親節,我為媽媽送上了一碗(由她選定的)碗仔翅。

大約是小學三四年級的事吧,那是有了零用錢,也知道了送禮的事,就在母親節前夕嚷着要送禮,結果媽媽順手一指,就選了當時不遠處,永樂戲院前的車仔檔雞絲翅,還叮囑我:多麻油走醋。

後來,我有次在報章上看見碗仔翅食譜,打算重施故技,再以翅作禮,但卻忘記了港式碗仔翅與雞絲翅本來就不同,結果那一次,媽媽口說好味,行動上卻沒有太大「支持」,再後來,我途經永樂時也間中會為媽媽捎回一碗雞絲翅,只是她的應對,怎看也不似熱衷非常。

離澳升學以後,5月的這個星期天未必次次都能回家,但只要一在澳,媽媽和爸爸總會張羅滿桌飯菜,生怕我離家以後會餓壞似的。而看着兩老忙得團團轉的樣子,我慢慢明白,真正重要的母親節、父親節,甚至其他節日的最好禮物,不是雞絲翅,不是康乃馨,而是最簡單卻又最難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