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類似這款的長輩圖,你應該也收了不少吧?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

踏入零時零分,聚會中的朋友興高采烈地與身邊人道賀,恭喜發財、新年快樂輪流登場,但不消三十秒,大家就把視線挪回原本緊盯着的手機屏幕上,繼而七手八腳地向不同群組發出祝賀訊息,仿似要在最短時間內向所有人送上祝福,生怕誤了時辰就失禮人前。這時候,我的手機也陸續收到來自朋友的訊息轟炸,精美圖片、心意訊息、表情符號,浪接浪地浮現在不同的對話中,冷不防,訊息欄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來自現場朋友的祝福訊息,我笑了笑,問:「剛剛不就說了嗎?怎麼又來一句?」對方吐了吐舌頭,靦腆地笑說:「用了廣播功能,省時省力。」

看着通知欄中那些不斷突出的新訊息,我不禁開始思考:到底由甚麼時候開始,我們的祝福變得如此虛浮、輕幻?想着想着,我憶起了小學四年級時第一次收到電子賀卡的情景。

那時候,學校為迎合科技趨勢而為四年級以上的學生增設了一節電腦課,更將兩個教室改裝成電腦室,好讓每班四十多人的學生能同時上堂;現在回想,雖然當時教的其實都是些基本內容,例如開機、關機,甚至一些在今天已被淘汰的知識,如將檔案儲存到磁碟或從磁碟中抄寫檔案等,但光是這些內容,足教我和一眾同學們興奮不已,而且,電腦室是當時校內唯一設有冷氣機的特別教室,這令它在我們這群黃毛小孩心中攀升至聖地一般的位置,也使電腦課成為了最受歡迎的科目,連平日愛在課堂上搗蛋的淘氣男生們也願意專心聽課,當上一節課的好學生。

於是,我們這群小四學生由九月開始,每周一節,每節四十五分鐘地學習電腦的入門知識,到十二月時,已算掌握了一些皮毛,冷不防在當月月中的課堂上,老師突然說起電子賀卡這事,更着我們可按照教材上的指示,透過校內系統為同學送上聖誕卡。就這樣,班上的同學有如哥倫布一樣,對電子聖誕卡這個「新大陸」生起了極大的好奇,一窩蜂地在系統裏按個不停,將預設的賀卡款本發給班上同學,你來我往,最後大家都幾乎收到了四十多封聖誕卡。儘管我們要做的,不過是按下賀卡的圖樣,再挑選收件同學的學號然後發送,連輸入上下款和祝賀語的部份都被省卻了,但打開賀卡一刻的喜悅與興奮,卻非常實在,大抵在小孩子的世界裏,根本不存在虛情與敷衍這事。

時光荏苒,在我們逐漸成長的同時,電子科技則以超前我們幾何倍數的速度發展,今天的我們不但拋棄了手寫的聖誕卡,連電子賀卡也早被打入冷宮,反正網絡上的圖片千變萬化,只消在搜尋器上花上幾分鐘,就能找到成百上千的合用圖片,稍稍改動已是一張得體賀卡了,不然的話,通訊軟件中的預設貼圖也絕對可充撐場面,再退後一點,送上一大堆表情符號也不會很難看。反正不論怎樣,這些節日訊息的終極目標不過是傳遞心意,那究竟是否廣播訊息,抑或直接轉發別人的圖片,根本不是問題;傳訊的人不講究,收訊的人也不挑剔,「年晚煎堆」,人有我有就好。時代變,祝福也不同了,何苦拘泥於形式而為自己徒增苦惱。

一想到這裏,我開懷了,更決定拿起手上的電話,一同參與這個限時送訊比賽。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