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於澳門通訊博物館

曾經聽人說過,由一個人對電話的認知和想像,可以猜出他/她的大概年齡。

對我來說,這說法或有偏差,因為爸媽管教頗嚴,沒有讓我自小接觸科技產品;但我可以「自揭身世」:我最初接觸電話的年代,查電話號碼的程序,不是簡單的用手指在螢幕按兩按,而是要翻開簿逐個逐個找 — — 是的,「電話簿」不是按的而是揭的,所以為了偷懶,往往願意多記幾個電話號碼;另外,電話號碼也曾逐個逐個撥。

跟今天孩子們的人手一機,可以隨時聯絡家人相比,小時候的我若要致電回家,情況複雜很多,要不就投幣使用路邊的電話亭,要不就到商店借電話,但因為口袋中的銀兩珍貴(是零用錢來的嘛),所以借電話就成了熱門選項,而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樓下士多店的那電話。

士多位於沙欄仔斜路底,由一對夫婦經營,兩位都是和藹可親、良善的老實人,而且營運多年,也累積了好些街坊客,當中就包括我的爸媽,他們不時帶我和弟弟到這邊買零食,有時下班晚了,街市的雜貨店關門後,也會到來買雞蛋。久而久之,老闆和老闆娘也對我這小傢伙有了印象。

某天夜裏,我被指派到士多買東西,也不記得是東西售罄抑或款式不定,老闆娘提議我打電話回家一問,說罷,就引我進店內位置,而當時我看見的,正是一台撥輪電話。老闆娘大概是看到了我的錯愕模樣,於是就走到我身邊,細心地指導我,一下一下地撥出電話。

就這樣,我「撥」了人生的第一個輪,而那個電話,只有6個數字。

借電話的光景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升中一後,爸媽就給我買了一部諾基亞8250。自此,我對電話的認知也就改變了 — — 電話號碼和電話簿都變成按的,電話號碼也記不了多少。

時至今日,通訊軟件的進步令電話號碼都不是通話過程中的必需,我家的電話號碼亦隨着爸媽將固網電話取消而成為了歷史,撥輪電話則已經是博物館中的展品,至於「撥個輪」呢?大抵就已經是「咩嚟呀?食得㗎」了。

其他文章:

估你唔到的舊書買賣店:https://bit.ly/2Oy8UpK

飲返支大可樂先啦:https://bit.ly/2NCZUN0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