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甜:基記麥芽糖

我不是個愛吃甜食的人:朱古力、蛋糕、糖、雪糕等,統統少食,唯獨麥芽糖這東西的癮,一直都在。

我與麥芽糖的緣份開始在小學:在白鴿巢公園的大樹下,間中會看見一位推着車仔的白頭老伯伯,只見他每次出現,身邊總會圍着一堆孩子,嚷着要吃糖,而伯伯則是低着頭,兩手各拿着一根筷子,不徐不疾的在那深棕色的瓷盆中拉出絲絲麥芽糖,待拉到一定份量後,就會拿趗兩塊梳打餅,左右一夾,再加上少許椰絲,一枝麥芽糖餅就這樣出來了。如是者,一分鐘左右就能弄好一枝,但伯伯的身旁卻會一直圍着孩子,因為這個走了,那個又會來,一個接一個,拿着一元大銀乖乖排隊等候。

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因為那些年的我是個要到督課中心補習的好孩子,放學以後,得坐上督課中心的麵包車,與同學仔一同回去,所以這個畫面常見,卻不是經常能吃到麥芽糖;加之伯伯也不是每天也會出現在公園前,如此這般,麥芽糖這事就慢慢幻化成一個美好的想像,美食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