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失在這場自我複製遊戲

「繼威尼斯人之後,我們迎來了巴黎人,但澳門人呢?」澳門的巴黎人酒店開幕時,我在專頁寫下了這句,結果兩年後的今天,我們迎來了另一個「人」,但這個「人」的出現,卻象徵著我們將在兩個層面中失去了澳門。

我說的這個「人」就是「葡京人」,亦即澳門主題公園度假村股份有限公司早前公佈,首個以澳門為主題的綜合度假村項目「葡京人」。項目預期於2020年開幕,耗資50億港元。

據公司董事何猷亨表示,「葡京人」暫時不包含博彩元素,而根據《力報》報導,「項目整體設計概念來自澳門舊風貌,建築細節參考了澳門的經典建築物,例如愛都酒店、澳門皇宮娛樂場、新中央酒店等澳門人的集體回憶,度假村將劃分為兩個主題區域,分別是「懷舊澳門」和「未來澳門」,帶領訪客穿梭五光十色的澳門由1960年代至今的演變,同時透視未來的發展。」正是這個設計方向,令我感到不是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