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迷失在這場自我複製遊戲

「繼威尼斯人之後,我們迎來了巴黎人,但澳門人呢?」澳門的巴黎人酒店開幕時,我在專頁寫下了這句,結果兩年後的今天,我們迎來了另一個「人」,但這個「人」的出現,卻象徵著我們將在兩個層面中失去了澳門。

我說的這個「人」就是「葡京人」,亦即澳門主題公園度假村股份有限公司早前公佈,首個以澳門為主題的綜合度假村項目「葡京人」。項目預期於2020年開幕,耗資50億港元。

據公司董事何猷亨表示,「葡京人」暫時不包含博彩元素,而根據《力報》報導,「項目整體設計概念來自澳門舊風貌,建築細節參考了澳門的經典建築物,例如愛都酒店、澳門皇宮娛樂場、新中央酒店等澳門人的集體回憶,度假村將劃分為兩個主題區域,分別是「懷舊澳門」和「未來澳門」,帶領訪客穿梭五光十色的澳門由1960年代至今的演變,同時透視未來的發展。」正是這個設計方向,令我感到不是味兒。

一是「澳門人」名義上的喪失。新項目既然以澳門為設計元素,甚至會參照不少經典舊建築,就算不是想走本土路線,也至少想以澳門人的集體回憶作賣點,甚向這方向靠攏,但名號上卻不是將之提升至最高境界,用盡澳門人的身分認同而命名為「澳門人」,反而用了自家名號「葡京」。

這當中固然有其商業考量、商標效應等眾多因素,但我的感覺就是,盡一步將「葡京等於澳門」這個想法推展,只是兩者真的可以這樣等量代換嗎?

其次是對「老澳門」的實質喪失。「山寨」著名事物這招在澳門早已不是新鮮事:唐朝的城門、意大利的羅馬鬥獸場、巴黎的鐵塔,眾多實在的例子告訴我們,澳門的旅博行業從來都是「來者不拒」,合用的都「為我所用」,所以今次「自我複製」,實在也是見風轉舵的一種表現 — — 只是在當今這個時勢,一個由「文物殺手」掌管文化、將不合發展大旋律的一切統統殺掉、認為只需透過錄音、錄影就可以「保育」的社會狀態下,這次的「複製澳門」就更加令人擔憂,會否有朝一日,大家都會接受一家企業中的佈景板已是「保育」,想要感受老澳門的話,去一趟「葡京人」就可,那些老區就任由政府盡情重建、甚至今天仍然存在的新中央和愛都就可以不用好好保育?

我對「葡京人」沒有任何感情,反而愛都、新中央和皇宮等都曾出現在我的成長場景,而想著愛都酒店那飄揚的「文物殺手譚俊榮」直幡,再看看這個「葡京人」項目,真的,我望唔透。

一覺醒來,我在2020年的澳門 https://bit.ly/2w6bdoK

蛋撻不是蛋撻,澳門不是澳門 https://bit.ly/2OEp0Pt

假如你知道澳門會派錢,請你也看看這個 https://bit.ly/2P739zN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