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我們只是「執返身彩」

我家附近的塌樹,與其他地方相比,好像已經是小兒科

「山竹」逐漸遠去,港澳雙城的人在忙上班、忙清理和忙打掃之間,總算可以跟這個風暴道別。回首過去兩天,慶幸沒有重大的人命傷亡,但卻因為這事,為我帶來了更大的不安。

不安的原因,源於大家的淡定,或者準確點說,太淡定。

昨日早上,九號風球高掛期間,《蘋果日報》派出記者在杏花村直播,我的反應是︰「有必要嗎?」同樣是昨日上午,有五名男女在風雨交加、十號風球高掛的情況下,徒步走過澳氹大橋,我的想法是︰「有用腦嗎?」然後,就是下午時分的「大學生追風」、「天星碼頭垂釣」,還有在網上流傳的「與山竹打羽毛球」,當刻,我的咀已經O得不能再O;直至晚上,我在網上看到「現在咁文明,無死人係應該的」這留言時,更是徹底的爆了。

我不明白的是︰究竟要有多大的信心,才會認定自己能在大型災害下能全身而退、絕對沒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