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沙梨頭三寶」

有人說:味覺的另一端是親情。

對此,我當然同意,只因我一直相信,人的味覺判斷,很大程度是受家人的口味所影響,由此延伸,更會以家中的造法作為標準,藉以審視不同菜式的製法是否正宗,諸如蘿蔔糕、番茄炒蛋等家常菜就是常見例子。然而,除了這個有關「正宗」的釐定標準外,我更想感謝雙親為我帶來的另一個「味覺啟蒙」:對街邊檔的看重。

還記得小學時,有一門叫「健康教育」的學科,課本上對街邊小販檔的描繪,就是一個身穿白色背心,頂著個大肚腩的禿頭肥叔叔,還有那群總是圍繞在他頭頂或攤檔在飛的臭蒼蠅,一幅恐怖的「街邊檔攞你命」構圖就基本成型,再配合那些出現在公仔箱裏的「注意飲食衛生」廣告,將禿頭肥叔叔的容貌原原本本呈現在大銀幕後,街邊檔,也就成了萬惡的代名詞。然而,我對這「萬惡」卻一直免疫,全因從小到大,爸媽都用行動向我證明,街邊檔也有好東西。

紅街市的旁牛雜、永樂戲院旁的雞絲翅、關前正街的糖水、噴水池的栗子,諸如這些街邊檔,都是他們首肯的東西,但若說要排一個「街邊檔排行榜」的話,沙梨頭這三家必定上榜。

排名不分先後,說的正是權記骨粥、勤記甜品和榮記美食,這三家看似平凡的街邊檔,少說也有幾十年歷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雖然名為權記骨粥,但其實這家已有七十多年歷史的小檔,最初賣的是炒麵和糯米飯,只蒸不炒的糯米飯,是店主母親上一代創業時的造法,店主接手後一直延續,也就是說,今天吃到的依然是七十多年前的配方和味道;而店主接手後,其妻子為菜單加入了豬骨粥這選項,結果,一碗「有肉食」、「有咬口」的豬骨粥成了招牌菜,但其實除了這粥外,權記的糯米飯、燒賣也絕對值得一試。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勤記的名號中雖然有「甜品」二字,但其實賣的是清一色的糖水,亦只有紅豆沙、綠豆沙、芝麻糊、腐竹薏米糖水這最傳統的四款,不過我總是覺得,勤記最精彩的其實是他們的手搓麻蓉湯丸,看著店主熟練地往碗裏注入一勺糖水,再把手腕一轉,輕輕地在旁邊的滾水爐中撈起幾顆浮面的湯圓,然後往糖水內一放,一碗糖水加湯圓就成了。

但最邪惡的,必定是以各類炸物為主打的榮記美食。新鮮滾熱辣的油鑊中間或有魷魚、雞翼或雞腎,而旁邊放著的,還有豆腐、青椒、茄子、紅腸、弓魚球等等煎釀三寶必備的元素;雖然每次和媽媽經過時,都會說一句「萬年油唔好食」,不過最後,卻總是忍不住駐足「掃貨」。然而,當雞隻都變成中央屠宰,雞腸、雞雜都在澳門絕跡後,我最愛的炸雞腎大概也要退出江湖了。

猶記得那些年,每當家中沒有為我準備晚餐時,沙梨頭的這三家街邊檔都會成為我的熱門選項,骨粥、腐竹薏米糖水加湯圓,再加上一串炸雞腎,心滿意足了。

街邊檔的出品,也許真的是難登大雅之堂,但卻不等於沒有好東西;反過來,排場十足的難道就一定必屬佳品?感謝我的父母,用對街邊檔的支持,實實在在地告訴我「人不可貌相」這道理。

其他文章:

只怪魷魚太爽口 https://bit.ly/2EJyGCh

透心涼椰香 https://bit.ly/2FLoQlk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