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神功戲,還有敬老宴,讓一眾老街坊聚首。

週末回澳,碰巧有事要往新口岸那邊一跑,途中經過雀仔園,在車上的我遠遠看到福德祠前面那些巨型花牌樓、枱櫈和佈置,就知道土地誕來了,一查手機,果然是二月初二到了。

土地誕之於我,是一種獨特的澳門記憶。這記憶之所以形成,不是因為土地神信仰在澳門興盛,令我也有相應的信仰;也不是由於我家離土地廟(福德祠)近,而是因為在雀仔園學習乒乓球的那些年,每逢一到土地誕,我們的練習就要停止,或遷到近雀仔園街市的體育館舊址中繼續,因為原本的訓練基地會暫時借出,供神功戲的大老倌們休息。

相中右方位置就是入口,走三層樓梯就是我當年的練習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