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除了神功戲,還有敬老宴,讓一眾老街坊聚首。

週末回澳,碰巧有事要往新口岸那邊一跑,途中經過雀仔園,在車上的我遠遠看到福德祠前面那些巨型花牌樓、枱櫈和佈置,就知道土地誕來了,一查手機,果然是二月初二到了。

土地誕之於我,是一種獨特的澳門記憶。這記憶之所以形成,不是因為土地神信仰在澳門興盛,令我也有相應的信仰;也不是由於我家離土地廟(福德祠)近,而是因為在雀仔園學習乒乓球的那些年,每逢一到土地誕,我們的練習就要停止,或遷到近雀仔園街市的體育館舊址中繼續,因為原本的訓練基地會暫時借出,供神功戲的大老倌們休息。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相中右方位置就是入口,走三層樓梯就是我當年的練習場。

大約是土地誕前半個月左右,福德祠的值理會就忙着安排有關土地誕的事宜:神功戲、酬神儀式等等,但這些當然不是我們一眾孩子關心的事,倒是每日練習完畢,看着不同人在打掃位於大樓下方的大舞台,多少也會好奇這裹究竟會上演甚麼戲碼;而日子漸近,會逐步開始張燈結綵,盛典的樣子也慢慢成型,到一切準備就緒之日,也是我們「轉陣」之時。

只是我和一眾師兄弟其實都不太喜歡在舊體育館中練習,皆因場地條件不算好,闊度也僅夠容納一張球枱,以致一些稍大的動作如側身、高球等統統都實踐不了,但那時教練總會教訓我們,說我們這些「少爺兵」吃不了苦頭,只會推說是場地問題,不回頭想想這個狹小的空間內曾經訓練出多少個澳門冠軍,就這樣罵着罵着,土地誕期就完結了,我們重回原有的訓練場地,一切回歸正常。

近年重回舊地,驚覺舊體育館的場地沒有了,不禁覺得時間沒有等人,時代已然改變。再想,我尚且只是經歷了十來年的光景,卻已經驚訝如此,那由清光緒年間(或之前)已經在此坐鎮的土地爺爺,看着這滄海桑田,不知又會有何感覺呢?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