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之都是怎樣煉成的?一個澳門人看《飛虎出征》、《激戰》

前言︰打算逐步把舊文章搬到Medium,這是當年在「主場新聞」投稿的第一篇文章,那搬遷之旅就由它開始吧。

趁著暑假的高峰檔期,襯熱鬧似的到戲院看了幾套港產片,《激戰》、《狂舞派》、《飛虎出征》等一一看罷,電影質素如何,不少專業影評人早已揮筆疾書,我是行外人,不敢班門弄斧,只是作為一個澳門人,看《飛虎出征》和《激戰》時,心中難免帶點戚戚然。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澳門人,大學以前的所有時間都在澳門生活,也曾經視澳門為我唯一的家,只是連同大學畢業後留港工作的一年,短短五年間,澳門變遷的步伐已經快得令我變成了局外人,而看著這兩套戲,我大概明白這種離身的感覺從何而來。

先簡介一下兩戲劇情,《飛虎出征》裏,杜汶澤及其率領的一隊T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