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當前,保持真誠

近來也想入手這本呀

這幾天,香港人的情緒多少會被正式西九龍裁判法院進行的「馬拉松審訊」而牽動;亦因為這四十七個人橫跨不同界別、年紀、意識形態,與其相知相識而產生切膚之痛的人亦是前所未有的多,所引起的關注熱度亦隨之而倍增。

看著報道、直播,確實很難平靜,亦由於平靜不了,我就去做些分散注意力的事,例如看書。於是,隨手就往書櫃中抽了一本,是從前唸性別研究時的讀物;讀著讀著,腦海中浮現了Judith Butler的「性別操演」。

「性別操演」是甚麼?簡單歸納,就是我們想像中那既定的男女二元框架,實則不是如此的自然而然;性別是透過不斷重複實踐概念中理想的性別形象來鞏固的一種文化理念。 我想,這理論的閃現並非沒因由,而是一種感覺:目前的香港,不正是也處於在一場大型的「恐怖操演」當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