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們進入了一個螢幕世界

早前到K11時,碰巧遇上了一個有關遊戲的展覽,雖然不是當年那型號,但也相差不遠。

「當一部iPhone的螢幕壞掉,原來等於被廢武功。」

看着我那只會有來電時會響、有訊息時會提示,但卻因「壞芒」而令我只可眼巴巴望着一切發生的iPhone,我腦海裏出現的除了髒話,還有這句,再想起之前讀過的一些有關「數碼排毒」的資料,開始回憶自己是由何時開始將注意力由現實世界轉到螢幕之上。是第一部電腦嗎?不是;是第一部Nokia 8250嗎?是家中的電視嗎?或許是,但就是電視汁撈飯的年代,我還是意識到這世界是有其他人的,真正令我開始會專注螢幕,忘記一切的物件,是Game Boy。

我的第一部Game Boy大約出現在我九、十歲左右的時間,那是部有着粉紅色外殼的黑白機,當時玩的大概是孖寶兄弟和俄羅斯方塊,而隨着Game B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