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花生糖的故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說起澳門手信,大家會想起甚麼?

杏仁餅、鳳凰卷、蛋卷是例牌之中的例牌,「熟行情」一點的,或許就是金錢餅、腰果曲奇、牛油糕等等,但其實我一直都認為,花生糖也是一個值得上榜的選項;但花多眼亂,究竟哪一家才好?

鉅記、咀香園、英記等的名氣夠大了,犯不着我來往它們臉上貼金,但有一家位於福隆新街附近的花生糖,我真心覺得不錯。

記得某次有朋友到澳門,着我介紹買手信的店舖,而且指明要小店,當下心想,好極了,因為這家花生糖店的確是小店 — — 甚至更精準的,是小攤。而當朋友問起我店名時,我笑了笑說:「肥仔」,朋友以為我開玩笑,着我認真一點,於是我收起笑容,認真地再說了一句「肥仔」。

結果,朋友按指示找到小店,馬上知我所言非虛,因為這小攤就真的叫「肥仔記」。

那次之前,我有時也會疑惑,店主何以起了個如此「盞鬼」的名字,但自從這「尋糖記」後,我明白了這名字的厲害:任誰說了一次,你都一定記得不然你說,羅信記和肥仔記,你會記得哪個?

說回「肥仔記」的花生糖,很多人愛以「手工花生糖」這詞來將它定位,這對我來說多少帶點奇怪,只因我從小到大接觸的花生糖都是這樣用手炒、用手切,根本不知道有另外造法的,不過人大了,見識多了,才知道這種我覺得理所當然的手製原來才是少數,頓時有點「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覺。若以品種來說,這小店的花生糖與大牌子的沒有兩樣,都是分為硬糖和軟糖兩大類,然後又按配料而分有黑芝麻、白芝麻、椰絲等幾類;至於要吃硬抑或軟,就看閣下的喜好了,但肥仔記的糖有種好,就是不會「癡」牙,這一點,花生糖愛好者自會明白它的吸引力。

至於價錢,我必得承認,是有隨著時代變遷而增長的,但當昔日創立此店的肥仔,今天已成了肥伯,卻依然開著這家在鉅記對面的小店,繼續人手製作,我們或者需要明白,能拿著那幾顆由人手切成、大小不一的花生糖,其實都需要堅持——肥伯需要堅持、消費者也需要堅持,只是肥伯的堅持用手、用勞力,我們的堅持用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