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端午,就是我與這些蘆兜糭相遇的時候了

端午近了,又是糭出沒的時節。於我而言,這是一年中與家鄉最接近的時間。

要說糭的種類,一般人會想起的大概會是鹹肉糭、梘水糭、裹蒸糭、紅豆糭,新潮一點的,可能就有素糭、五穀糭,但大多是五角形,一隻就一個人一餐的分量;但我自小吃糭,必定是一家人的大事,因為我們吃的糭,一隻足有一個成年人前臂般粗壯 — — 是的,就是中山的蘆兜糭, 屬於我家鄉的糭。

每年的農曆五月底,外婆就會開始準備包糭的材料:蘆兜葉、水草、糯米、綠豆、鹹蛋黃、肥豬肉,然後展開年度其中一項大工程,由張羅材料、着手製作,再放進大煲烚好,到成品面世之時,已是一日的光景。外婆看着眼前幾十隻的大糭,知道一家上下的端午都有着落,就會通知我們回中山取糭。一年一年的吃着,有關家鄉的味覺回憶、有關端午和糭的想像也在不知不覺間累積了起來。

跟坊間的糭相比,外婆的蘆兜糭確實是花巧欠奉,但勝在足料,一隻手臂般長的糭內,少則也四隻鹹蛋黃,兩大塊肥豬肉,配上些許綠豆,足夠精彩了,但小時候的我和弟弟卻對這些真材實料的蘆兜靚糭沒太大感覺,反正一年一次,淺嚐就好,不過當我們慢慢長大,吃過太多光有糭名,但實情只是糯米飯碎、蛋黃和肉的結合後,就知情原來自小吃的都是上品。人嘛,始終是要熬過才懂珍惜。

有時我會想,假如有一天,外婆決定「金盤洗手」,那麼這道家傳的滋味恐怕就會消失,是否應該在外婆還有心有力時,央求她把心法傳授呢?但一想到自己那見不得人的廚藝,還是把念頭打消,繼續吃糭吧。

求不得,留不了,美好的,能遇上已經是福氣。

===============
以下為廣告時間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lvissio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alvissio/

#澳門Guide #看見澳門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