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警察要請 Facebook 寫手⋯⋯

圖文絕對是不符的,日子已經這樣難過,就放個靚仔出來,讓大家開心一下吧!

「3萬7請人去玩 Facebook,你快啲去啦!」

星期五晚上,有人傳來《明報》的報導,指「少年警訊」以月薪3萬7的高價來聘請社交媒體寫手,着我趕快把握時機,免落後人前云云。對此,我當然馬上婉拒,事關我知道,這職位的真正入職要求與招聘廣告上所寫的,大有出入。同時,我估計,雖然今次只是「少年警訊」經中介公司請人,相關職位亦不是新設,但香港警察在經歷這個 6月之後,必定會大灑金錢,希望能從社交平台出發,與市民重新connect,挽回聲望,所以,當2016年時,警方已用4萬月薪這數字來招攬高手,今日的出手應該會更高,故類似的「筍工」只會增,不會減。

也許你會覺得,經歷這次抗爭,不滿警方的人必定上升,就算有「筍工」都不會有人做,但請大家不要高估香港人的記性和骨氣,只要過了風頭火勢、只要出手夠高,我相信不少人還是會願意帶上全家一同上班去。這一點,且看佔領過後,每年投考警察的人數依然高企,就可知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