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今天說不出一句「聖誕快樂」

昨夜,在荔枝角收押所外,在場有人喊起了「聖誕」,然後示意身邊人和應「快樂」,然後,也真的有人「聖誕」、「快樂」的喊了幾聲,但我見狀,只是退到了較後的位置,低頭碌電話,因為,我真的喊不出口。

今日,我收下了無數句的「聖誕快樂」 — — 來自親友的、鄰居的、管理員的、樓下食店的,還有那些不同群組裏在瘋傳的貼圖、賀卡,數之不盡。基於禮貌,我知道我應該也說回一句「聖誕快樂」,但我做的,只是點頭和微笑,確實無禮,不過,我真的說不出口。

因為,這個聖誕一點也不快樂。

為著這場運動而喪命的、重傷的、被囚的、被打的、被虐的、被恐嚇的、被影響的人,不計其數,一想到那些血色的畫面,真的,快樂不起來,更不想違心地、虛偽地說「聖誕快樂」,因為在如此亂世,快樂不過是苟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