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傷疤,也要記住傷痛 — — 寫在天鴿一周年

一如所料,有關「天鴿一周年」的報導也在這週瘋狂湧現。看著這些文字,我原本以為我會有很多話要說,但原來,我已經到了一個無話再講的狀態。

無話再講,不是因為沒有感受和想法,相反,是因為有太多感受,太多無以名狀的感受。混雜不堪,無力整理,唯有逐點談談。

這大概是我面對澳門政府的最常見情緒。

天鴿重創澳門,十死兩百多人傷,經濟損失以百億計,而斷水斷電斷網的「第三世界」形象更是震驚全球;而一年過去,水浸問題依舊、停車場的壞車依然未清、馮瑞權仍然從容地月袋八萬、新推的《民防綱要法》更增設「虛假社會預警罪」,以確保消息可信之名,行「罰民不罰官」之實,令「民防法」變成「防民法」,而崔特首則在一周年之時放假。你說,能有不憤怒的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