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鴿是不幸,天鴿的後續是不幸中的更不幸

圖:論盡媒體

我曾經以為,對於天鴿這事,我要罵、要批的決心都已經在這七個多月內消殆,但隨着紀律調查的結果在今早面世,而我的怒火至今不息,我就更加確信我的判斷正確,那就是:假如天鴿是不幸,那麼澳門政府處理天鴿的後續行為是不幸中的更不幸。

第一個不幸在於制度的缺失。前局長馮瑞權在天鴿事後,被宣佈請辭、到9月退休,再到今天被崔世安特首加重處分,下令撤職,但由於已退休,故處分改為中止支付退休金4年。我明白很多人質疑以10條人命,83.1億的直接損失,單單停4年退休金不足以彌補,覺得這是處罰制度的缺失,但其實按《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規定,停付4年退休金已是最重處罰,無論我們是否認同,這是法例的明文規定,對公務人員的保障;但我執着的卻是「崔世安特首加重處分」一句,因為我由始至終都覺得,崔世安才是最應負上責任,而到今天仍未找數的人,缺失的是我們的問責制度。

天鴿當日,崔特在澳門街水浸、停電、斷網,停止運作的時間裏,大概也停止了運作,所以下午時分才施施然現身花城,巡視情況;但作為特區政府的最高決策人,一套完善的風災警報系統放着沒有啟動、過去曾經成立的「突發事件應對委員會」亦失蹤,令全城陷入亂局的最高負責人竟然不用就事件問責,然後今天還可站出來加重對別人的處分。你說,這不正正就是問責制度的缺失嗎?

崔世安至今未問責,更遑論下台

第二個不幸在於自欺欺人。天鴿慘事已然發生,所謂「悟以往之不諌,知來者之可追」,檢討、改正,確保同類事件不再發生等,是我認為最起碼的做法。而特區政府確實也做了一份《澳門“天鴿”颱風災害評估總結及優化 澳門應急管理體制建議》報告,但一看,只會更想嘔血。

洋洋灑灑十四萬字的報告當中,連基本的求真求知也未做到,就如我上面提及,崔世安沒有及時啟動警報系統一事,隻字不提,只講及設立「檢討重大災害應變機制暨跟進改善委員會」,不䀆不實;然後再強調習主席、中央政府、中聯辦和解放軍的幫助下,澳門如何度過是次困境,最後配合一些「炒冷飯」建議,在長假期期間推出,打算草草了事。你說,這不就是敷衍交了貨之後,還騙天下人說我已經檢討、反思的自欺欺人嗎?

第三個不幸在於記憶的遺忘,也是我認為最恐怖和最可怕的不幸。隨着賠償、(被)退休、今日的紀律調查結果出來後,天鴿一事在政府的層面似乎已經是件可以歸檔的事,但就如我上面所說,該問責的人未問責,該反思的事未反思,該改善的情況未改善,但我們的傷口已漸漸結疤,逐步忘記當初的傷痛和苦楚;這樣的話,下個天災來臨時,我們可能還要重新再來一遍,一想到這裏,已經足夠可怕了。

2017年8月23日,澳門遭受自 1953 年有颱風觀測記錄以來影響澳 門最强颱風“天鴿”的正面襲擊,造成澳門特區 10 人遇難,244 人受傷, 直接經濟損失 83.1 億元,間接經濟損失 31.6 億元。這句取自《澳門“天鴿”颱風災害評估總結及優化 澳門應急管理體制建議》的句子,我會好好記住,而更重要的,是我會記住「崔世安在一切過後,仍然安穩地坐在特首的位置,加重處罰別人」;後面的一句,我更會記住一輩子。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