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鴿是不幸,天鴿的後續是不幸中的更不幸

圖:論盡媒體

我曾經以為,對於天鴿這事,我要罵、要批的決心都已經在這七個多月內消殆,但隨着紀律調查的結果在今早面世,而我的怒火至今不息,我就更加確信我的判斷正確,那就是:假如天鴿是不幸,那麼澳門政府處理天鴿的後續行為是不幸中的更不幸。

第一個不幸在於制度的缺失。前局長馮瑞權在天鴿事後,被宣佈請辭、到9月退休,再到今天被崔世安特首加重處分,下令撤職,但由於已退休,故處分改為中止支付退休金4年。我明白很多人質疑以10條人命,83.1億的直接損失,單單停4年退休金不足以彌補,覺得這是處罰制度的缺失,但其實按《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規定,停付4年退休金已是最重處罰,無論我們是否認同,這是法例的明文規定,對公務人員的保障;但我執着的卻是「崔世安特首加重處分」一句,因為我由始至終都覺得,崔世安才是最應負上責任,而到今天仍未找數的人,缺失的是我們的問責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