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攝氏8度,我想起的那碗辣汁

這種一麵一辣汁的日子,一吃就足足吃了三年,現在回想也覺得瘋狂,但我們常說年少輕狂,比起辭職去浪遊、用所有積蓄孤注一擲去創業,連續三年吃疊記咖喱真是說出來也覺慚愧。

「嘩,8度!」

一早起來,看見這氣溫確實有一絲邪惡的念頭閃過,但閃過之後,還是爬下床去梳洗,然後將一件又一件的衣服穿到身上,但當拿起那件湖藍色的風衣時,浮現腦海的是中學時期穿的棉襖 — — 是的,那種最老牌、有「壽」字刺繡的唐裝棉襖 — — 那是我校學生在嚴冬下的必備衣飾;而用作禦寒的,還有一碗泛着油光的辣汁。

這碗辣汁來自疊記,也就是二龍喉公園附近的疊記麵家,幾十年老店,一般澳門人就算沒吃過也一定聽過它的大名以及招牌咖喱,不少人到疊記就是為了它的咖喱牛腩,刁鑽一點的更會點辣腩或牛薑(牛胸前的韌帶,因煮後形似薑而得名) ,但我的「例牌」是雞翼雲吞菜撈麵再另上一碗辣汁,這是習慣,也是回憶。

中學時候,我和班上最要好的同學K會結伴到學校附近的餐廳吃飯,而大概由高中一開始,我們就開始到疊記吃咖喱麵,而且每次光顧,都是各點一碗麵食然後另配一碗辣汁,既可自行調配辣度,也方便我們分享,間或再來一碟芥蘭,足夠飽上半日了;而每逢冬天,我們的辣汁會下得更狠,彷彿嘴唇因勁辣而紅腫得愈厲害,吃下肚的咖喱就愈能暖身似的,但其實每次步出麵店,那股由松山隧道口襲來的冷風都足夠把人吹醒。這種一麵一辣汁的日子,一吃就足足吃了三年,現在回想也覺得瘋狂,但我們常說年少輕狂,比起辭職去浪遊、用所有積蓄孤注一擲去創業,連續三年吃疊記咖喱真是說出來也覺慚愧。

白雲蒼狗,時光悠悠。今天的我離中學、離疊記、離澳門也似乎有點遠了,唯獨那一小碗依舊泛着紅色油光和配有細碎的牛腩肉的辣汁和呼呼吹起的冷風,歷久不變。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