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攝氏8度,我想起的那碗辣汁

這種一麵一辣汁的日子,一吃就足足吃了三年,現在回想也覺得瘋狂,但我們常說年少輕狂,比起辭職去浪遊、用所有積蓄孤注一擲去創業,連續三年吃疊記咖喱真是說出來也覺慚愧。

「嘩,8度!」

一早起來,看見這氣溫確實有一絲邪惡的念頭閃過,但閃過之後,還是爬下床去梳洗,然後將一件又一件的衣服穿到身上,但當拿起那件湖藍色的風衣時,浮現腦海的是中學時期穿的棉襖 — — 是的,那種最老牌、有「壽」字刺繡的唐裝棉襖 — — 那是我校學生在嚴冬下的必備衣飾;而用作禦寒的,還有一碗泛着油光的辣汁。

這碗辣汁來自疊記,也就是二龍喉公園附近的疊記麵家,幾十年老店,一般澳門人就算沒吃過也一定聽過它的大名以及招牌咖喱,不少人到疊記就是為了它的咖喱牛腩,刁鑽一點的更會點辣腩或牛薑(牛胸前的韌帶,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