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凱滙大賣之時,想起舊觀塘

麥當勞和旁邊仍是櫃員機的裕民坊一角,是我對舊觀塘的重要記憶。

澳門以外,觀塘是另一個我很有感情的地區。

這是因為在大學畢業的頭兩年,觀塘是我生活的重心 — — 居住、工作都在這裏,亦因為收入有限,加上要支付租金,負擔不起太多的使費,所以消遣也多在觀塘,令我開始留意這個社區︰哪家小店的老闆最有人情味、哪裏能找到想買的東西等等,還有那通宵工作後衝去裕民坊麥當勞吃早餐、在鐵皮屋前乘小巴到中大等等,回憶處處,正因如此,我一直都留心觀塘重建的情況,也為之肉緊。

小太古城的荒謬

大家或對「小太古城」這詞沒太深印象,但我卻對之有深深的記憶,因為這關鍵詞曾經令當時居於觀塘的我為之動怒,它正是市區重建局對觀塘重建的定位。

2014年的2月25日,市區重建局公佈,邀請發展商即日起就觀塘重建第二、三發展區提交意向書,雖然說不以豪宅作宣傳,但口裏說不,面對鈔票時身體卻很誠實,該項目將興建四幢、約一千七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