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兩年寫的7月1日,我看著香港的回歸二十年活動,寫下了這篇;今天回看,根本才沒有「狂想」。

今天,一個全城歡慶的大日子。

經過數月的努力,在位者總算可以確定自己能掌握情況,能「好好睇睇」地做好這場騷,確保交接順利,將燙手山芋傳給小圈子中的另一人。沒所謂,反正遊戲都這樣玩了很久,大家習慣。

全城都瀰漫着一片歡天喜地的氣氛,到處貼滿紅底黃字的歡迎語句,甚麼「热烈欢迎」、「喜迎回归二十年」、「与祖国同命运」等,應有盡有,都是來自不同社團、同鄉會、街坊會;沒所謂,反正都能看懂,大家不以為然。

而為了確保領導人的行程能暢通無阻,一系列的路面修復工程已早於大半年前開始:這裏不平,修;那邊的線位褪色了,封;幾經努力,總算趕及完成。到了大日子的這天,當然要封路,但大半年來的工程已令民眾由憤怒變成接受。沒所謂,反正平日都是這樣塞,這次之後,還有「靚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