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第一日,超過22萬人投票,戴耀廷教授表示:人數比預期中多。

多嗎?

在統籌者的角度來說,可能已經是一個多得教人跌眼鏡的數字,但對我來說,也是跌眼鏡。

因為,真的不算多⋯⋯

我不是要甚麼「重現二百萬」,因為這想法不切實際 — — 多少當日和你、我一起站在街頭爭取的人,今日早已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不能再投這一票。

話已至此,大家可能覺得:「既然都無二百萬,都唔差我一個啦」,又或者是「初選投咗畀佢,到時佢都可能畀人DQ/入唔到閘㗎啦。」

第二種想法來說,確實如此,我也幾乎可以肯定,我今日投的對象,應該都不太可能出現在正式的選票上,但我依然去投票,依然把票投給這兩位候選人,是因為我想這兩位候選人知道,依然有人在支持自己,依然有人與其同行。這「同行」的念頭,也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