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不是病,無知、無同理心才是

昨日,澳門葡文報章《句號報》刊出一則報導,內容為教育暨青年局副局長梁慧琪於週四受訪時講述對有同性戀傾向的學生之處理手法、澳門的性教育等等。有關內容在網上引起熱議,究其原因,我覺得除了因為副局長的言論曝露出澳門性別教育的滯後,更在於其中的兩個「無」:無知和無同理心。

有關梁副局的具體言論,以下為《愛瞞日報》所作之中譯版本:「如果(學生)有展現同性戀傾向,我們會將個案交到其他主管機關。如果學童或學生認為他們是同性戀,那我們就可以轉交個案給醫生或心理學家,由他們作診治」。被問到為何教青局認為同性戀學生需要臨床支援,梁副局稱「教育只是著重於教,防患未然,治療的事不在我們的範疇。」

由以上內容,不難發現副局其實相當「忠於職責」:她管的是教育,而由於同性戀是病,所以是醫生和心理學家的事。是的,副局長認為同性戀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