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朋友跟我說要回家,投韓國瑜一票

你不投票,別人代你去「投」 — — 這道理,放諸四海皆準。

台灣選戰臨近,面書上充斥著不同朋友到台灣觀影的打卡、合照和行程更新,甚至有人說,這幾天,這幾天在西門町、士林夜市,碰見港澳朋友的機會,比平日在港澳時還要高。

我人不在台灣,也沒有到台灣觀戰的打算,但每次想起這選戰,都想起以下幾幕令我難以言說的時刻。

其一是一個生活在香港多年的長輩,痛恨共產黨,其子女也是標準的「深黃」,然後某一天,長輩跟我說,「我1月要回家投票了,投韓總」; 另外一個則是朋友的台灣夫婿,他的一票也會投入「藍營」;還有就是看著社交平台上那些「韓粉父母無助會」、「韓粉兒女自救聯盟」,一篇又一篇令人笑中有淚的貼文⋯⋯

起初我會驚訝:身處香港,見證著這幾個月來的事,怎麼可能會覺得韓國瑜是個投得下手的人?又,就算覺得蔡英文這四年來的表現欠佳,但何以會相信台灣真的會有「讓他上去試試」的空間,而不是「生命無Take T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