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天氣開始轉涼,好些「禦寒」的食品都再次被提起,火鍋當然是首選,但一眾辣食亦會上榜。

我不是一個嗜辣的人,但「怕辣」 — — 不是因為不能吃辣,而是因為被辣汁作弄過太多次。

我的中學時光都是在高士德區度過,這裏見證了我的成長,我亦見證了這裏的變遷,然而,有些小店就是有種本領,能在翻天覆地的變改下仍然屹立,而園林,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園林是家位於三盞燈附近的麵店,雖然以小食店為名號,但賣的卻不是魚蛋牛雜等小食,而是一碗碗的麵;旁邊縱有雅香雅馨等被報紙雜誌追捧的熱選美食店,但園林自有其捧場客,一點也不讓「名店」專美。

第一次到園林,應該是初二、三的時候,當時班上有位和我要好的同學是園林的忠實粉絲,一星期總有一兩天要到園林買外賣回家,而我就會一起,排隊、落單、等外賣,看著師傅將生牛肉一片一片鋪在麵條之上,也許就是這緣故,我對園林的牛肉有一種莫名的好感和信任;每次前去,牛肉都是必點的配料,配以魷魚或豬扒這兩個皇牌配角的其中之一,加上粉絲和咖喱汁,基本目標已算達成,假如當日的胃口好,再加一碗海帶綠豆,就相當圓滿了。

但人總是要美味付上代價,或是荷包變輕、或是體重上升,而我的「園林」代價,是兩件校服 — — 嚴格來說,是一條校裙、一件運動衫,而事發經過,總都是舉箸挾起魷魚時,被連帶的辣汁所牽連,所以,假如說辣汁是罪魁禍首,魷魚也必然是幫兇。兩次「出事」後回家,媽媽總會追問事因,我亦只可支吾以對,推說一句「不小心」,但心裏出現的一句,其實是「最衰都係嚿魷魚」,彷彿諉過於人,自己就可全無責任。

畢業以後,我也不時會抽空到園林,一嘗那回憶中的牛肉魷魚粉絲加咖喱汁,那對辣汁的懼怕依然存在,只是比起昔日的自己,我亦有所進步,說的,當然不是運用筷子的技巧,而是懂得加張紙巾作圍巾,然後才大吃大喝,更值得慶幸的,是我畢業後的這些年間,高士德有了不少變遷,但園林這小店依然存在,同時,那爽口的魷魚和香辣的咖喱汁,也一直不變。

其他文章:

記憶中的柚皮 https://bit.ly/2QzEQeF

透心涼椰香 https://bit.ly/2FLoQlk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