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裏的靚貨

寒風颯颯,毛毛細雨,如此一個冷雨夜的街頭,大概沒有甚麼令人打算久留的意慾;但往往又是這樣的背景之下,我最期待的街頭美食才會出現。

說的正是炒栗子。

香港街頭的栗子車,春夏秋三季都不會出現,就是冬天時,天氣不好、時辰不對、地點不合也不會遇上,久而久之,栗子車、炒栗子時的噼噼啪啪聲和烤番薯的香氣(栗子和番薯或許是朋友,多數一起出現)就成了冬日街頭的獨有風景。但在澳門要食炒栗子,不必尋尋覓覓,到噴水池清記就是了。

清記的栗子是我從小就喜愛的零食,幾乎到了每次經過都會嚷着要買上一包的程度,但就如所有不願讓孩子多吃零食的父母一樣,我的爸媽也不會每次也滿足我的要求,只是一年總有一次例外 — — 年宵 — — 那是爸爸堅持的年度活動,而我也樂得奉陪,因為每年的這夜,總有清記的栗子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