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監察顧問、美心集團創辦人長女伍淑清的一番話,令大家前所未有地了解到「放棄」兩個字的真義:原來沒有擁有過、之後也不會擁有的東西,也可以被你所放棄;而更重要的是,我由頭到尾都沒有感覺到伍小姐何曾著緊過年輕人,放棄與否,又有何干呢?

但除了「放棄」外,更吸引我眼球的,是伍小姐的那句:「我認為我們已經失去了整整兩代年輕人」。

在我原有的認知裏,十年是一代,但你放眼今日的香港,由七歲大的孩童到七十歲的老人家,都知道了警暴的可怕、可恨,就算借用羅致光局長的「六十歲中年」論,把六十歲及以上的不計算在內,十歲或以下的也可能只是年紀小,也足足有四、五代人呀!但好友卻提醒,現在的計法才不是「十年一代」,而是「三年一代」,果如是,那數目就更見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