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香港立法會的格鬥場面後,有朋友在面書上分享,工聯會的議員乃是郭偉强,而不是郭偉強。一字之差,可謂大有不同。

對於這個「强」字,我印象特別深刻,因為那些年,我看過一個關於「强」字的故事,至於故事的主人翁,是林振强。

當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父親是《壹週刊》的支持者,每星期都會買入,連帶我也成了忠實讀者,似懂非懂地讀著刊物中那些適合或不適合我看的內容。但假如要數當中的最喜愛的部分,莫過於專欄,而假如要數專欄作家當中最喜愛的,就是林振强,原因無他,因為强伯幽默抵死,加上爸爸一直對這個填詞界的鬼才青眼有加,令我也不自覺地心心眼。

說回那個「强」字的故事,具體文題已經沒印象了,但强伯在文中提到了水禾田,也談到了水禾田這藝名,乃是由姓氏「潘」字所拆解而成,相當有型,然後强伯就用了自己的强字來作示範,表示拆了以後,會變成「弓」和「虽」,而讀起來呢,就是「虽」「弓」,虽弓,衰公是也,既無型又無款,令他打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