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唯一開不到的鎖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對於門鎖,我有一種莫名的迷信,若要細數,這迷信大概是種「童年陰影」。

小時候,我們一家住在澳門內港舊區的唐樓,是那種最舊式的唐樓——沒有電梯、沒有正規業主立案法團,更沒有管理處,所以不論梯間打掃、大廈間的消息通報,以至保安,靠的都是各住客守望相助。

大約是98、99年的某一個晚上,爸媽如常地從督課中心將我和弟弟接回,如常到紅街市買菜,也如常地把車泊好後牽著我們回家,但走到離家最近的一層樓梯時,爸爸見鐵閘虛掩,心知不妙,趕忙衝上去一看,然後道了句:「爆咗格啦」。自此,我家的大門、鐵閘不但換鎖,更加了各種各樣不同的鎖,而我手中那束鎖匙,也由原本的「孤兒仔」變成了「大家族」。

由那時候開始,我就有一種對門鎖的迷思,直至遇見肥叔這位高人。

肥叔是我家附近的一個鎖匠,他的小店位於元州商場轉角,除開鎖、換鎖、配匙之外,還兼有影印傳真之類的服務,而一身闊袍大袖、戴着佛珠肥叔總是站在店內,笑面迎人,每當需要出外工作時,就隨手拿起他那和尚袋,摸着肚腩地走。由於我最近要搬到同區另一地方,就找來肥叔替新居換鎖,而那番充滿禪意的話,始於選鎖。

我:「肥叔,哪款鎖比較好?貴一點不要緊,最緊要合用。」我對着店內成百種鎖,拿不定主意。

肥叔:「這兩款用得着啦。」說罷,就把其中兩款放進和尚袋,着我帶路。

到達目的地後,只見他三扒兩撥已把舊鎖除下,再道:「選不定就這個啦!」說罷,就又三扒兩撥地將新鎖換上。

換好鎖後,還未待我開口,肥叔已搶先說:「年輕人,你覺得鎖很安全嗎?我實在告訴你,其實這些都是廢的。」之後,就開始跟我分享起不同人開鎖、拆鎖、爆鎖的竅門,還有近年各種各樣爆竊案主腦的神乎奇技,一時之間,我都不知眼前人是鎖匠抑或老師。

「世上只有一種鎖解不開,那就是心鎖,因為人心隔肚皮,根本沒有人能完全猜透另一個人的心意。其他那些,一定開到,只差時間多少。」

肥叔說完這話後,我久久不能言語,不只是為着眼前人的氣度——不為賺到盡而向我推介貴鎖——而敬佩,更為着他的通透而讚嘆。

世界上的聰明人很多,但往往都是困了在聰明當中,認為自己的一套才是無敵,所以我特別怕那些認定某一樣東西能「贏硬」、某一種想法是「無得輸」、某一個人是天下無敵,繼而將身邊一切不認同的人都看成傻人的人。盡信書不如無書,迷信再多,倒不如學會懷疑。

「換個好鎖不如多做好事。」

假如不是看着他是一步步走出門,我還真會懷疑這個肥叔叔是個會騰雲駕霧的佛陀。但就算不是,也確實是個「袋錢落我袋」的智慧老人。

是為記。

在這裏,讓你看見澳門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