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推理,還有香港地

《逆向誘拐》觀後感

圖片:逆向誘拐專頁

兩年前看《逆向誘拐》,是本黃色封面的推理小說;兩年後再看,是套要走進戲院,盯著大銀幕的電影;後者改編自前者,但可能更勝前者 — — 特別是對香港人來說。

大概是入場前已看了原著,早知道故事的結構和解謎關鍵,令我「損失」了欣賞戲中有關推理部分的安排,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很快就讀出了電影中的「香港味」。

由加拿大到香港
《逆向誘拐》講述的是一宗發生在網絡世代的綁架案,被綁的不是人,而是數據庫中的檔案;撕票的方向也不是銷毀,而是將檔案公開,就在這虛虛實實的網絡與現實交錯當中,小說作者文善和電影導演黃浩然選擇了兩個不同的場景,去說出自己對這世代和社會的感覺:前者將場景設了在加拿大,用一個在不少人眼中都頗為「冒險」的犯案動機來詮釋新世代;後者不但將場景設在香港,更將動機也扣連到香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