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著段崇智校長的公開信,看著社交平台上一張張中大的照片,無不都在向世界宣告:中文大學在歷經戰役後,再次開學了。但對我來說,就算學校能回復日常運作、學生和教職員能完全依照校曆上所載的日程行事,中大,都不會再一樣。

這種不一樣,不是因為校園內多出的文宣、標語和污染物,也不是因為大學站的改裝,而是因為這一代的中大人,用血淚和前途,在中大歷史上寫下了重要一筆。

記得那些年上書院通識課時,台上的講者總會提起崇基的「人鏈」,那是七十年代時,崇基人為著圖書館搬遷,築起一道人鏈,將書本一一從舊館遷至新館,歷時幾日,所運的書本無數,令這道人鏈成為一代崇基人的共同回憶、歷史記認。而在「中大保衛戰」一役,校內也同樣出現了人鏈,俗稱「四條柱」的大學正門、大學道、何草、UGym、火車站,眾多中大人熟悉的地標,一概成了人鏈的站點,只是這一次,來自中大的學生和校外熱心人士所組成的人鏈中,傳的不再是書,而是生理鹽水、玻璃樽、雨傘、毛巾、衣物;大家臉上的都不是笑容,而是憂心…